用来舔文~~
叶黄狼队超蝠本命随便逆!
老魏是男神!!!老魏中心全部吃!主魏韩QWQ

【DC神坑勿念】
【我想跟一个叫迪克.格雷森的外国人结婚/达米安把我帅成怪阿姨✘】
【我确定了!我吃1ALL和4ALL!!但是14好冷啊】

银河湾 Act.6 Never going back

爱QWQ

莫名笑King:

选拔结束后的蓝雨某间办公室,魏琛咬着烟卷但是没有点燃,他似乎想了一件事足够久的时间才张口对叶修说:“我忽然觉得自己还能再干一年,你说呢?”

叶修早就抽上魏琛给他的烟,这会儿正颇有兴致地摆弄烟盒,随口回了一句:“你要加把劲儿在大队里头升职吗?”

魏琛大笑:“大队长是刚刚提拔上去的,大队领导瞅一圈就政委明年要退了,这活儿我可干不来。”

“也是,思想工作要是你来做,蓝雨全队大概都要变成痞子。”

“我操,现在蓝雨的工作也多半都是我在做啊?怎么没看见谁变成痞子?”

“你们副队长方世镜是个只会喘气的?思想工作你在做?哦对了,你当敌军政委我看行。”

“我顶你个肺啊叶秋!”

“老同志了,思想觉悟高一点不要随便骂我。”

两人正你来我往互相逗着取乐,苏沐秋推门而入:“老叶,我收拾好了。咱们什么时候回去?”看了看俩人这状况,他又笑了,“斗嘴没个停啊你们?”

叶修手指戳着魏琛心窝说:“这货居然敢唬我要退居二线,拿这个理由骗我来帮忙,选到了合适的人就说还要再干一年。”

苏沐秋双手架起来端在胸前仍旧是笑:“他说他要退你还真信了?听说蓝雨中队第一次战时几乎全队阵亡,现在这一支队伍是他好不容易带出来的。这么多心血这么多年,他那话我都半信半疑呢。”

叶修没回应,他掐灭了烟站起来。

“我就是忽然觉得应该给蓝雨再多留下点什么,不止是这次选拔的成果。何况现在好不容易消停了几年,也无需我抛头颅洒热血,就脚踏实地干点实事吧。选拔和培养新人倒也不至于就让我积劳成疾。”魏琛弹了弹桌上平板电脑屏幕,赫然出现了黄少天的档案,他对苏沐秋说,“我很惊讶,你在选拔赛后期没有太为难这个孩子。”

“蓝雨和你需要的是一把利剑,最终人选是你来定的,我不过是帮个忙。”

“你怕太早磨光了这小子的锐气?”叶修发话直奔重点。

魏琛向苏沐秋抱个拳表示谢意:“我很满意他经过了你的考验。”

叶修还在看黄少天的资料,魏琛又说:“这小子脑子转得快,身体素质也过硬。我看中他的是敢打敢上,又有后着。颇有老夫我当年万军中敢勇往直前毫无惧色的气质啊!”

苏沐秋连呸了三次:“然后差点被外星人干死侥幸被我救了吗?”

叶修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选拔后期他在乱战中的表现相当不错,虽然最后被老魏逮住很狼狈,不过作为一个新人能有这样的胆识和身手,的确可以选入蓝雨。”

魏琛也掩饰不住满脸笑意,又拍了拍叶修肩膀:“是个可塑之才。”

苏沐秋嘿嘿一笑:“选到了人才可要记得兄弟的好,回头广州特产给我家乡妹子寄点过去?”

“苏沐橙早晚要让你惯坏了。”

“我的妹妹,你管那么多呢!哎,我说老叶你知道咱们队里多少人想跟我求个方便,一睹我妹妹的风采都求不到?你天天守着我也不求个方便。”

魏琛立马插嘴:“特产小意思,包苏妹子吃到连连点头恨不得嫁到我大广州来。”

叶修站起来拍拍裤子准备走人:“苏沐秋你不是说要准备拔寨回去了吗?”

“走着啊。”

魏琛嘴里絮叨了几句吃了午饭再走啊蓝雨的食堂格外香什么的,叶修觉得这几天真是被念得耳朵要生茧子了。仨人刚出了大楼,正巧看到一架直升飞机落在广州特种大队的院子里。

叶修本能地觉得有点不妙,果不其然那飞机停稳了没多久就瞅见两张相熟的面孔。魏琛和苏沐秋看到那两位像是比他高兴多了,大步流星走上去打招呼,留下叶修戳在原地不动。

“小韩小郭啊!”

魏琛叫得亲热,倒是没顾得上端详韩文清的脸色越发不好。郭明宇倒不觉得有什么,他还伸着脖子去跟叶修招手。苏沐秋跟这二位倒不是很熟,不过还是由于叶修的关系也算是对得上谁是谁。

等这两位来客走到叶修面前的时候,叶修已经戴好超大墨镜遮住半张铁青色的脸,嘴里叼着烟唇缝都没有动过:“追杀我到广州来了?至于?”

韩文清冷哼了一声,郭明宇开了口:“我本来就是广州军区的,是你跑到我的地盘。”

叶修看了一眼郭明宇的军衔然后问:“听说是升到副营长啦?恭喜啊老郭。”

“最近有个交流项目,青岛那边让老韩过来瞧瞧。我正巧碰到他,想起你也在特种大队这边,就喊他一起过来瞧瞧。”

叶修递给郭明宇一支烟:“你脸色看起来很糟糕,对我思念过度?”

郭明宇接过去,顺势让叶修给自己点上烟:“老爷子身体不太好。”

韩文清眉心纠结起来一点:“你们俩凑一起能不抽吗?我来这儿还想呼吸点新鲜空气。”

叶修听他言语间的口气也知道他是想岔开这个话题,他微微一笑也就顺势接了这个话题过去:“你们大青岛海景如画,还愁没有新鲜空气?”

苏沐秋在不远处喊他:“老叶你跟他们叙旧吧,我先回了。”

叶修看着苏沐秋和魏琛渐行渐远,知道是一起去吃饭,他看着韩文清和郭明宇灿然一笑:“我们三个上次搞的那个破事到底传了多少个版本?明明跟你们都不是一个部队的,让人觉得关系多好似的。”

“你现在也知道是个破事了?当初忽悠我俩跟你不要命上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丢人现眼到七大军区?”

“郭明宇,你讲话要掺一点逻辑的。你俩要是心思不活泛,被我忽悠几句就上啦?”

韩文清等两个人抽烟等得不耐烦:“到饭点了,去吃什么?”

叶修一指郭明宇说:“让本地人请客。”

“爷是地地道道北京胡同里长大的,本地人你妹。”

叶修从回国后就没搞清楚过各地口音,就算郭明宇操着一口地道的京片子也是一样。他的普通话倒是标准,看着韩文清问:“你知道他是北京的吗?”

“刚认识的时候不知道。”

“韩文清都不知道,你知道我这个火星人知道?”叶修决定选择性无视“刚认识”那几个字。

郭明宇抽完一支烟:“你对自己火星人的户口似乎非常得意啊叶秋同志,但是你应该也知道现在火星是被占领的吧?也就是说你现在是黑户人士。”

韩文清让郭明宇不要跟叶修再废话了:“快点决定吃什么。”

“你在青岛饿了三天才来的吗?”

郭明宇还真带俩人去了像模像样的一家饭店,等上菜的时候他对叶修说:“其实广州城还是深受战事影响的,第三次对外战争结束这几年老百姓都不好过。这几家饭店都是新开的,不少老店都销声匿迹了。”

“再不好过,也是过来了。”韩文清淡淡地接了一句。

郭明宇轻描淡写地给俩人讲起自己怎么阴错阳差从北京被一纸公文调来广州,家里老父老母为什么那样期待他早点回去。

“父母都是独生子女,所以我就是被国家政策允许诞生的第二胎。可是美中不足的是我妈怀我的时候已经年纪不小了,”郭明宇笑笑就开始绕过这段,“父母年岁都不小,我在这里一时也回不去,照顾老人的事情只能全托给姐姐。”

“你是被下放了,还是被排挤了?”韩文清没想问的事情,叶修倒是毫不犹豫一张嘴就问出来了。

“嘿嘿,你猜?”

韩文清皱眉头:“猜你放屁。”

“哎哟,老韩这样讲话不动听少有啊。”

叶修随意翻了几页菜单,又问:“你家老爷子得了什么病不好治?”他完全无视了韩文清的眼色。

“肺组织细胞增生症,已经是晚期了。呼吸机能快要丧失,只能躺在医院里。”

“等捐献器官?”

“等不起,而且医生说即便等到了捐献器官,他的身体可能也会因为排斥问题衰竭。”

“你想要克隆器官?”

郭明宇苦笑:“或者是人造器官。”

叶修没有什么反应,韩文清先开了口:“那可是天价的手术费用。”

“我倒是可以享受国家医疗待遇,可老爷子没有。还有我为什么要跟你们两个说这些?我自己战友还没听我诉苦,居然对着俩外人讲得倒痛快。”

服务员开始上菜,郭明宇嚷嚷着来一箱啤酒的时候叶修拦住了他:“老郭,你要是今天免了我这顿酒,我的存款都可以借给你。”

郭明宇怔住,韩文清也说:“我的也借给你。”

“我请你们吃饭可不是为了借钱。”

“我们知道。”

郭明宇最后只叫了两瓶啤酒,他和韩文清对着默默喝了,叶修抱着个茶杯看着他俩笑,一面还从饭店从的那盘干果碟里抓了一颗开心果吃。

 

叶修和郭、韩二人吃罢午饭就表示要回自己那边了,不过车还停在蓝雨基地,郭明宇大手一摆招呼他上自己车带他一段路。叶修想了想就没跟韩文清一起上车,摆摆手说自己散着步溜达回去吧。

“每次来广州都匆忙,这次机会难得,我好好欣赏下贵地。”叶修笑得颇有几丝皮笑肉不笑的味道。

郭明宇还没开口,韩文清张了嘴:“他不是广州人,说了几次你怎么就没个记性。”

叶修拍拍韩文清后背:“行啊老韩,咱们三足鼎立的局势就要被你的倒戈打破了!”

“这越野车这么高,你还非要抻着身子上来拍我,累不累啊你?175吧?没有180以上你逞什么能?”

“178好吗!178!老韩你什么时候这么油嘴滑舌!!!”

郭明宇没有给叶修再反击的机会,驾车扬长而去,剩下那位平素自称英明威风的太空军中队长差点原地跳脚。

叶修倒也不急,真就慢悠悠往蓝雨基地溜达着去,可是没走几步路就看到个熟悉的面孔,搞得他自己也忍俊不禁地招呼对方:“喂。”

黄少天已经在前一天就被告知入选蓝雨了,回原部队打包的时候魏琛一脸慈爱地对他说放他一天假,好好休息休息。

“小黄啊,看到你老夫就想起当年年轻的时候了。趁着还没正式成为蓝雨的一员抓紧时间享受生活去吧!”

黄少天听得出这字面意思上像是十二分的体贴,但是魏琛脸上那种欲说还休的表情还有略略招人恨的口气怎么都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原部队离蓝雨倒也不远,作为新兵他的行李也不多,收拾好东西两边手续办完,这一天的假期也还剩下一半不知道怎么消磨。正在大街上闲晃呢,就猛地被人喊了一声“喂”。

“哪里去啊,小鬼。”

“你比我大很多吗?大叔。”黄少天沿路继续走,他自己心里明白按照规定是要戳在原地行礼然后等候这位太空军长官问话的,只是此前的各种交涉都令他产生一种“此人只可远观”的预感。

“老魏大发慈悲,给新兵放假?”叶修似乎丝毫不觉自己的不受欢迎,自然而然地就走到了黄少天身边跟着他在广州的马路上散起步了。

“魏队长说跟着他就是吃苦,能休息的时候还是去休息的好。”黄少天说这话的时候自己心里也打了几记不确定节拍的鼓点。

“他也好意思说那是吃苦?”叶修摇头,“你要去哪儿啊?也不回答长官问题。”

“你也得当自己是我上级啊,从咱们认识就没见过你正经,连选拔赛也是看我笑话。”

“你当年哭鼻子的时候我很正经地安慰过你,黄少天同志。”

黄少天恨不得遗忘那一节点,他撇撇嘴:“我就是本地人,又是新兵,在原部队也没来得及交几个朋友就要去蓝雨了。”

叶修品得出这言外之意就是他也没什么地方好去的,便问:“巧了,我今天也有一天的假呢。不知道去什么地方转转。”

“你想去什么地方?”

叶修正过脸来一笑,颇正经的表情让黄少天倒有些不自在了。

“广州什么地方晚上可以看到星星啊?”

黄少天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叶修带回了蓝雨基地,直到他坐上车才发觉可能有点不太对。驾驶席上那位倒是看起来如往昔一般淡定,黄少天瞪圆了眼睛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差点就回忆起小时候云霄飞车的呕吐感。

“叶长官!没人告诉你广州城内要限速吗!就算是军车有特例你也用不上这么飞吧?我们又不是急着上战场急着去救人!你开这么快是回来有特别奖励制度吗!时速超过飞机还能给你变个军衔?你这水平不应该在太空军任职,我看比较适合当敢死队队长!火警特警这种处理突发事件的也很符合你的开车风格!”

下车后黄少天死死拽着叶修的一只胳膊开始吐槽,一般人飙车也就是风驰电掣刺激带感,何况同为男性骨子里都有几分冒险的精神在。但是叶修这车开的简直就是跟人搏命的架势,苏沐秋平时说不上文质彬彬至少也是识礼知趣,唯独从叶修的车上下来时会骂街又骂娘,可见此人开车时凶残的速度。

“哎呀,我这军车开惯了,不是,是飞机开惯了。”叶修装模作样拍拍脑袋,露出颇为关切的表情问黄少天,“你不会是想吐吧?就这样还想日后上太空?”

黄少天没理会他,开始端详这块陌生的基地——太空军专用训练营。由于他是跟着叶修的车进来的,只在大门口做了个登记,似乎叶修在这里刷脸卡就可以通行无阻。

“不是说你们太空军这儿管得很严?平时一只苍蝇都飞不进?”

“你觉得自己跟苍蝇是一个级别的?有人会这么比自己吗?”

黄少天气得发怔,他自小口齿伶俐可以连着讲话三个小时没障碍,不过这点儿伶俐遇到叶修这样一句话堵死他的真是像一头栽进了什么特别合适的大坑里。

“这个基地是新修的,说不定我们以后真的会在广州常驻呢。”

“我在新兵连的时候,班长说你们太空军就是狡兔三窟。”

“和欧盟还有俄罗斯没拆伙的时候太空军才是真狡兔三窟呢,现在就这么壹亩三分地,火星也被人抢去了,除了咱们自己领空领海领土,还能往哪儿去?我看就是瞒着自己人比较保险。”

黄少天点点头:“说得是,我也不信俄罗斯会不往我军渗透关系。”

“你倒是够直接,怎么不说欧盟?”

“也得有这个本事啊。”黄少天哼了一声。

“只当特种兵有点委屈你了,不如去北京搞情报吧。”

叶修招呼他跟上自己,黄少天不知道到底要去哪里,颇闷闷不乐地向前走,不时还要冲经过的军官敬礼。叶修似乎在基地里颇得人眼缘,打招呼的都非常亲切。就这样一路进了一个大仓库,看大小黄少天也猜到里面不是战斗机就是小型战车了。

“白云山怎么样?”叶修开始跟人交接安排,一面扭头问黄少天,“今天这天气,晚上看得到星星吗?”

“你还打算开飞机上去?”

叶修拿起一个值班战士的平板电脑查了查夜间天气状况点头说:“不错不错,看来清晰度没问题。”

“太空军都这么随意?”

叶修像是在笑一个小孩子幼稚的问题:“不,中队长才能这么随意。”

旁边戳着的那个小战士看起来比黄少天大不了几岁,实在憋不住了插嘴:“这位战友,我们中队长打算替我一个巡逻的班。”

黄少天低声说了句“我就知道”然后就不做声了,叶修倒是朗声大笑,笑声震荡得像是广州春日里的木棉树上艳红的花朵都在抖。

叶修开着武装直升飞机的时候倒是很严肃,也不会提速得特别骇人,黄少天端枪坐在后排,第一次这样仔细地看着这座属于他的城市。

“跟平时感觉不太一样吧,广州人?”叶修忽然发问。

“你为什么想要看星空?”

“你不是也答应了要跟我一起上山看嘛。”

黄少天虽然只能看到叶修后背,却也知道他似乎在微笑着和自己说话。

“我记得小时候不少同龄的孩子都讨厌星星,因为银河湾的关系,也因为来自外太空的威胁吧。但是我爸说我们自己就是这个茫茫太空的一部分,如果因为遭遇了WL星人就厌恶自己那真是有些没意义。只是我们不巧生在了这个特殊的年代,不好说是幸还是不幸罢了。”

“令尊倒是很懂哲学的样子。”

“他还买了望远镜教我怎么分辨不同季节的星空。”黄少天似乎回忆了一些事情,半晌后才回神问叶修,“你呢?你为什么喜欢看星星?”

叶修缓缓地说,语速远没有黄少天那样快:“我出生在火星基地,跟你不同吧,我很向往回到地球。四五岁的时候,我妈教给我各种星座的知识,或者带我看远方的地球,那么透亮好看。她是基地里的生物科学家,不知道为什么却偏爱在私下里研究星星。等我真回了地球,才知道,从家里向外看是什么样子的。可能她也是在思念亲人和故土吧。”

“你母亲……”

“哦,我是领养的。她是欧盟的人,亚裔,亲人都在德国。”

黄少天想了半天要不要再多问一句,叶修却自己先说了出来:“火星基地被占领之后,我再也没找到她。一年后才知道,是救人的时候被WL星人击中了心脏。”

黄少天想起他们初相识的时候自己是怎么哭的,大概叶修作为一个跟他毫无瓜葛的人能那样安慰人也是因为这个。

“难怪那时候我把眼泪鼻涕都蹭你身上了你也没揍我。”

叶修笑了,问他:“哟,你这是承认曾经哭了我一身眼泪鼻涕?这会儿想起来啦,小朋友。”

“屁!我都成年了!”

“成年了对我来说也是小朋友啊!那你喜欢我叫你什么?哦哦,跟着郭明宇我学过一个词儿,新兵蛋子,嗯。”

“你都跟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学的话啊。”

“啧啧,你说的这个乱七八糟的人可是贵军区的某团副营长。”

“……”

两个人就这样偶尔聊一会儿,像是相识很久的老友一般。黄少天口若悬河的时候更多,他说起来经常就忘记刹车,叶修也不打断他,就听他叙述儿时的事情,包括各种细节。

真到了夜里适合瞻仰星空的时候,叶修当真在白云山上选了一处合适的位置降落。多年以后叶修想起这个春日里静好安逸的夜晚,他也说不清为什么那时就很想带着这个新兵一起站在山头眺望星辰。

 


评论
热度(133)

©  | Powered by LOFTER